福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以神为饵第章时机不可误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福州汽车网

以神为饵 第35章 时机不可误

星云凌晨时分确实会出家门,但吴尘已经许久不在这时见她,这才想起她走的是这条路。飞奔间,吴尘已近星云。

“星云!”下意识地,吴尘心中想着,嘴里已经唤出声来。

吴尘曾对沙兴说过,星云是拂尘十三岛上他唯一的朋友,她对吴尘来说,并非是其他阿法族非醒士可比。

现在她还不知所以地慢悠悠往家走,若这次擦身而过,不过片刻身后初元便能追来,星云的下场会与方才那两个被撕碎的阿法族一样。

吴尘心中顿生一阵不忍。

可他这样一唤,只见眼前的星云蹙眉微笑,回答道:“这么晚了去哪?”声音自然、欢悦,一如往常。

吴尘错愕,脚步稍停。

星云却在等待他的回答,眼睛一眨一眨灵动可爱。

虽然吴尘在生死关头,星云哪里知道这许多。她只知道一旦与吴尘相遇,吴尘唤出她的名字,她下一句问话便是:这么晚了去哪?

接下来还有吃过晚饭没?父亲过寿辰之类的五句对话。

现在这时候哪有时间跟你对剧本!

“前辈,你磨蹭什么!”岳秀在前声音无比急躁,初元已经解决了那阿法族壮汉,眼看就能追来,这个吴尘还和一个阿法族女人拉拉扯扯,她不会比命还重要吧!

吴尘想过许多,其实只是电光一过的时间!

他瞬即抓起星云的手,不由分说道一声:“走!”遂拉起星云如进地铁公司工作4万元、去安保部工作5万元、升职站区长9万元。一年时间内向林中一路狂奔。

身后的星云,一抖肩一瞪眼,处于懵怔状态。

阿法族未被唤醒的族人,生命从铸成开始已被醒士设定好,他们对所有问题,有基本的三个判断。

若是,则怎样。若非,则另为怎样。

若对方给出了是与非外的第三种反应,阿法族人一般会自动选择第三种状态——懵怔状态,也就是所谓的不予反应。

此刻,星云便不予反应,任由吴尘拉着她狂奔。

身后初元小和尚已再次追近。吴尘回身间,初元猩红的眼,光线满布的四肢清晰可见。吴尘惊恐,更加奋力逃脱。

“这边!”岳秀在前引路,吴尘向远处瞄了一眼,见前方圣地中高高竖起的徽杆已然可见,便瞬即转了方向,拉着星云随岳秀一同跑入树林中。

再跑过一段,回身确认初元虽已入树林却还有段距离,回首间吴尘心间稍松,来不及真正放松。

只听“咕咚!”一声,眼前瞬时一片黑暗。

吴尘感觉自己的身体沉痛摔落在地,还不等他反应,另一个身体已重重摔在吴尘身上。

那是星云。

星云仍旧没有只觉,吴尘只得将星云推开,他站起身来四周环视,这里是彻底的黑暗。

“喂!”吴尘尝试出声。

四周的回应让他明白,他连同星云一起跌入了一口深井,深深的枯井。

跌落枯井后经过短暂慌张,吴尘很快适应了井中光线。

他两次高声向上美国《福布斯》杂志以“税负痛苦指数”衡量唤过,不见岳秀的回声。

虽不见岳秀回话,但那报废伤人的初元也没一同跌进井中,这是唯一安慰吴尘的事实。

除了这安慰,还是有些绝望。

这井底之中也无生路,今日便是河图阁抵达拂尘道的时机,困在这深井之中可如何是好?

这是吴尘自幼生活的故岛,但他却不知在这片深林中,还落有一座枯井?

年少时岛上修行的孩子较那么访客就会对你的站所留恋。如果你自己的心都没有放在这个站上面少,只有少数资质好的孩子,才会被长辈选中传授修行之道。吴尘没这幸运,他做的最多的除了劈柴便是在养父的藏书屋里,看一些杂书研习一些道经。

养父鼓励他多参道经,他说研习道经可使人通达向善,会觉得生活更平和幸福。

自然,不需苦练修行,吴尘和其余孩子们便有很多闲工夫,可将群岛跑上无数遍。

吴尘心知,在群岛上,除了一个地方他和伙伴们没探知过,其余之地他们皆十分熟悉,若有这样一大口枯井他该清楚。

他唯一没探过的地方,便是如今阿法族守卫的圣地。

这片跑进来的深林,与如今圣地相距很近,幼时岛上这里原本是一片开她感到“尿尿的地方”很痛阔平地,平地上只生了些杂草。

那时圣地圈禁的正中有个祭台,上圆下方,象征天地交泰。

祭台周边几十丈皆被院墙垒起,阻绝所有人进入,但如今阿法族将圣地守卫的范围缩小过,圣地周边圈禁并无几十丈方圆。

幼时岛上,先辈会警告后辈不许越过祭台石墙一步。

吴尘曾和其他伙伴趴在石墙上,观察过祭台多次。等吴尘来到拂尘道十三岛,这祭台圣地也曾助他验证过,这里便是他幼时生活的群岛。

虽然原来圣地石墙已不复存在,地上的杂草也长成枝林,但在树林后,却仍旧坐落着那圣地,被几百个阿法族武士镇守,不许任何人等靠近。

所以,如今吴尘和星云跑入树林,跌入枯井,说明当年圣地石墙包围内,一定有一口枯井。可能当时被荒草掩盖,所以,他从未在石墙墙头看到过……

吴尘适应了井底光线,见星云一直懵然站在原地,吴尘暂时无暇顾她,他将井底方圆五尺距离尽数转过,一再确认这里并无出路……

高声呼唤,也无人响应。

几个时辰匆匆而过,吴尘心中焦急难耐,再不出去,难道要错过出岛的机会吗?

……

在吴尘和岳秀被初元追击,吴尘与星云跌入深井后的几个时辰,天色渐亮,新的一天萌生,拂尘道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河图阁中人如期抵达,一行十人皆为觋士。

河图阁中男子皆称觋(xi一声)士,女子称为巫士。这十位觋士都是半仙一般的人物,看起来清风道骨,年纪不大却法力高深。

一行人最前行有两位觋士,其中一人手执河图真人占卜之拂尘,另一人前方引路。

河图阁向来行事奇特,到来之前更未与拂尘道大本营多加联络,直接来访,如此便是拒绝大本营欢迎款待,有意直入主题。

“众位觋士远道而来,我等略备膳食,还望觋士不弃。”说话的是拂尘道大本营的总管事。

他身体奇特,不是人,而是龟!但这只巨大的管事的龟,仍尽力做出礼敬之态。

“不劳大人费心,这些路对我等而言并不遥远。天阙阵补缺刻不容缓,烦请大人立即聚合所有岛上诱饵,我等需速速检验向圣人回禀。”河图阁觋士一番话说得再明白不过。

大本营无需冗余客套,总管事龟一声令下,群岛响起嘹亮的召集令。

这尖利响声通知全岛诱饵于大本营前广场集合。

游老是如今尚在人世的诱饵中,来拂尘道时间最久的,他也不过第二次听闻这召集令。第一次还是拂尘道不小心失火,唯恐众人受伤大本营方将他们召集过一次。

怪不得吴尘昨夜有心告别,果然有事发生,游老站在拂尘十三岛正东向的角落里想道……

沈阳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
定制门窗选哪个好
西安哪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