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以剑与诗歌佐茶第四百一十三章燕狂徒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福州汽车网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四百一十三章 燕狂徒(2)

孙苏合很想仔细追问有关的事情,但是蓦然打断谢依侃侃而谈的兴致未免不美,毕竟这不是强制性的审问,孙苏合有心维持眼下难得的轻松自在的谈话氛围,他尝了口清甜的杏仁豆腐,继续微笑着认真倾听。先按谢依自己的思路来吧,孙苏合虽然心情急切,但并不缺乏耐心。

“古叔叔是我们中国棋院的中坚,这次超本因坊战他必然会参加。我爸爸以前学棋的时候对这位小兄弟很照顾,两人关系一直很好。我们两家虽然平时来往的并不多,他也很忙嘛,但是逢年过节他总是要来我家坐坐,和我爸爸叙叙旧,关系还是完善监督体系很亲密的。所以我就假托我爸爸的名义和他说:‘女儿想要去日本学棋,这次超本因坊战能不能带上她,让她见见世面?听说这次比赛规格很高,棋坛名流基本都不会缺席,你也跟不少日本超一流棋士有交情,看看能不能帮她引荐一位好师父?’”

“古九段自己就是棋坛巨擘大方之家,你要拜师学棋,不入他门下,反而舍近求远,还请他引荐,难道他没有一点点不爽吗?”孙苏合微笑着,似是随口一问,实则是在不动声色地推敲验证每一个细节。

“国内竞争太激烈了,那句话怎么说的,一将,一将……”谢依喝了口牛奶,有些卡住。

“你是不是都在下棋,没有好好念书啊?”孙苏合开玩笑道。

“哪有,我语文成绩还不错的。”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孙苏合摇头晃脑地吟道,故作招摇地逗她。

谢依果然一脸嫌弃地笑道:“就你知道,蓝色港湾则借儿童城的开业那你很厉害……啊,对不群雄割据起。”

“别别别,是我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开个玩笑,我们言归正传。”孙苏合拿起盒装的牛奶为谢依把杯子续满。

谢依饮了一口,继续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古叔叔的感触恐怕比谁都要深,国内竞争激烈,奖金又不如日本丰厚,女棋手更是很受限制,这些哪需要我多说。”

“可是,以你的实力,就算在国内也是封侯拜将的上上人选,难道他没有挽留你吗?不怕以后国际赛上撞到你?”

“他要是知道我真正的实力,说不定真的要挽留我在国内。这个我早想到了。我们下过三局,哼哼,猫咪装老虎不容易,老虎装猫咪还不简单?”谢依手掌一伸一抓,啊呜了一声,笑道:“他大概以为我只是一个有些天赋的新手而已。”

“那你爸爸那边怎么同意……”孙苏合轻轻一拍桌子:“哦,所以跟中国棋院的团队一起去日本参加围棋冬令营什么的完全就是你编出来的?等于说你这是两头……”

孙苏合左左右右地晃着手指:“两头来回骗?”

“什么叫两头来回骗。”谢依脸上一红,逞强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嘛。这能叫骗吗?这不叫骗,这顶多就是温柔的谎言,善意的谎言。”

“可是你爸和古益九段难道没有沟通过吗?你居然没有露馅?”孙苏合奇道。

“这就是时机的把握和语言的艺术啦。”谢依颇有几分得意:“他们当然沟通过,不过在我的努力下,他们两个人完全是鸡同鸭讲,两个人说得很开心,但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哈哈,你不知道我有多辛苦才混过去。”

“你真是……真是了不得。”孙苏合不禁感慨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傻傻地只知道念书呢。”

“哎,没什么,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大人总是太小看人了,其实像我这个年纪,有的人已经拿冠军了。”谢依嘴上谦虚,笑得却很是得意。

“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到达日本的?”孙苏合问道。

“我想想,超本因坊战的开棋仪式是11月11日,前一天下午,那就是11月10号下午,没错,我们整个团是11月10号下午到的京都,然后就在日本棋院安排的旅馆住下了。那天晚上还有个接风洗尘的宴会来着。”

这些属于公开事项,在竹林报告中皆有提及,甚至他们住的那间旅馆,孙苏合前几日在做旅馆调查时还实地拜访过,只是当时尚不知道超本因坊战在其中牵涉如此之深。孙苏合将谢依所说与自己记忆中的信息详加对照,一一吻合,不过接风宴的详情他就无从得知了。

“宴会怎么样,应该有不少棋坛名流出席吧?”

“我哪儿知道。”谢依有些不爽地撇了撇嘴:“我是以家属身份随团的,属于编外人员,都没有收到邀请,哪里知道宴会怎么样。”

“那你那天晚上就一直待在旅馆房间里吗?”

“是啊,很无聊的。而且我用上国内的围棋站下棋又特别卡,一共下了三局,两局是掉线输的,气死我了。所以第二天我抱怨了一下,古叔叔就把他的借我,让我上幽玄之间下棋。”

“原来是这样。”孙苏合留神记住,同时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谢依的反应,这回提及时并没有出现之前那种违和的感觉。

“这具体是第二天什么时候借你的,你还记得吗?”

“啊?”谢依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吧。”

“你住哪个房间你还记得吗?”孙苏合又问道。他看过竹林报告之后,重新翻出自己先前调查旅馆时的笔记对照着看了好几遍,那间旅馆的平面图现在仍然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谢依微微皱了皱眉头,感觉孙苏合这人怎么这么八卦,什么都要问,不过看着孙苏合一脸期盼的样子,又不好意思不答。

“我是住……”谢依想起房间的事情,不禁脸上微微一红,想笑又赶紧憋住。

“怎么了,是记不得了吗?”孙苏合问道。

“没什么,我是住在旅馆老板的小女儿的房间。”

“旅馆老板的小女儿的房间?”孙苏合记得那家旅馆的老板一家是住在庭园西边的独栋小楼里的,只有特别旺季的时候才会把那边的房间也让出一些来。

“是啊,其实原来古叔叔是让我和一位领队阿姨住一个房间的,因为我是家属,编外人员嘛。”谢依似乎对家属这个身份很有些意见,“后来那位领队阿姨的老公,王叔叔,跑来把古叔叔训了一顿,说难得人家小姑娘跟你出来一趟,怎么可以委屈她呢?传出去把你九段的脸也给丢光了。然后他跑去不知道怎么跟老板说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回来就带我去了一个新房间,说是老板的小女儿把她房间腾出来让给我了。”

“这位王叔叔人挺好嘛。”

“是挺好的,不过,他其实是……”谢依欲言又止,面色古怪。

孙苏合心想莫非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说不定涉及重要的情报,他兴致勃勃地问道:“其实是什么?”

谢依看孙苏合这么想知道的样子,挠了留下了《猎鹿人》、《法国中尉的女人》、《克莱默夫妇》、《走出非洲》等诸多经典作品。第62届柏林电影节期间还将举行“梅姨”小型影展挠头发,又喝了口牛奶,有些无奈地说道:“我半夜起来上洗手间,正好经过那个房间,就听到他们两个……额,王叔叔和领队阿姨,大概是在聊天吧,反正我也没仔细听。”

孙苏合失望之余,差点笑出声来,难怪这位王叔叔这么热心地帮忙换房间呢。他点点头,强行绷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原来如此,夫妻嘛,半夜聊个天也是很正常的。”

谢依抬头看向孙苏合,两人眼神古怪地对视了一眼,终于憋不住大笑特笑,好半天才捂着肚子回过气来。

第一日的事情基本清楚,接下来第二日就是开棋仪式正式开始的日子,孙苏合汲汲然问道:“然后呢?”

谢依眼白一翻,羞恼道:“然后,我哪知道然后啊,我回去睡觉了。”

“不是,我不是说,那个……聊天的然后。”孙苏合尴尬道:“我是说,第二天呢?第二天的开棋仪式你有参加吗?”

“哦,嗯嗯,我也没说聊天的然后啊。”谢依满脸通红,不知道是辣得还是羞得,她喘了口气,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就是说第二天。第二天就开棋仪式咯。我是家属诶,当然没份参加。”

孙苏合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谢依对家属这个身份意见这么大,如此棋坛盛事当前,自己却无缘参加,换作是任何一个爱棋之人都要耿耿于怀。不过也或许正是因为谢依是编外人员,她才得以坐在这里过瘾地大口吃着麻婆豆腐,而不是成为失踪名单上的一个名字。

第二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牡丹江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沈阳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重庆前列腺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