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召唤天骄 第一百五十九章 落荒而逃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福州汽车网

召唤天骄 第一百五十九章 落荒而逃

在山势险峻,江流湍急的青州,定原郡地貌罕见的一马平川,虽无地势天险,水道繁荣,却是四季常绿,物产丰富。

因此论及富饶程度,不在丽江之下,且自产自足,毋须看外人脸色。

由此可以想象当年楚氏一族的兴盛,毕竟他们占据定原足有一百五十年之久,那时天禽老人还未出生……

驾!驾!

楚枫和楚义策马奔驰,从高安出发,横插丽阳,绕过浮云峰,进入泰平县,三日时间不到,定原郡的官道就遥遥在望。

“前面有人!”

楚义脸上涌现出欢喜欣慰哀伤悲痛种种表情,无比复杂,楚枫倒没太大的感觉,而是目光灼灼,一眼就看到了官道旁站着的一行人。

“是明心院!少爷,当时多亏有他们,否则老奴也没法带你闯出来……”

和海龙帮占据丽阳,七夜山庄一统兴明不一样,定原郡内有两家灵品宗门——天禽门和明心院。

偏偏这两家的风格南辕北辙。

天禽门讲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同门师兄弟之间的竞争也无比惨烈。

明心院则是将儒家经义与天地至理融会,养浩然正气,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有鉴于此,这两派的对立简直不可避免。

而楚氏一族与明心院走得较近,家主楚行空和当代院首孔舒乃是好友。

可惜天禽门灭楚氏满门时,孔舒正在闭关,天禽老人才肆无忌惮,亲自出手,明心院剩下的弟子根本抵挡不住。

否则以楚行空筑灵境圆满的修为,天禽老人那五个不成器的弟子同上,还不见得能奈何得了。

有些人自身实力厉害,却不会授徒传艺,天禽老人就是这样的典范。

不过楚义并不清楚,就算没有明心院的相助,楚枫也必然会被放跑,因为天镜司真正的目标就是他。

无论如何,楚枫对于明心院很有几分好感,那些人同样也迎了过来,一个娃娃脸的少年更是兴奋地连连挥手:“大少!大少!”

“我擦,是认识的?”

楚枫顿时有些头疼。

由于未继承原身体的记忆,他最怕就是遇到这种曾经的好友,势必会露出破绽,此次本想着楚家满门尽灭,回来应该不会出问题,没想到还没正式入郡呢,第一个就碰上了。

娃娃脸少年见楚枫端坐高头大马上,神情冷漠,表情顿时有些讪讪,放下手来。

其他儒生见师弟被这般忽视,同时露出不忿之色。

明心院教授弟子品性,并非将他们训练成毫无私心的完美之人,而是要求能约束恶念,明定本心,就是君子。

楚枫现在人称魔刀,手中筑灵强者死了已不知多少,青云榜上就他的杀孽最重。

换成旁人,就算被忽视,恐怕也敢怒不敢言,这群明心院弟子却没有丝毫掩饰,楚枫既是欣赏他们的为人,又觉得尴尬。

好在楚义做出了补救,传音道:“公子他这段日子吃了许多的苦,以前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还望诸位不要介意!”

那娃娃脸少年啊了一声,其他弟子也恍然大悟,看向楚枫的目光中,不禁透出一丝钦佩来。

对方仅仅数月之间,就有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必定是吃了外人难以想象的苦楚,才有了今时今日的成就。

于是乎,下一刻由娃娃脸少年起头,众人一一自我介绍:“大少,我是董丰,你的好朋友啊,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小生芮宏浚,字明知,楚兄,没想到那日匆匆一别,今天再见,你已……唉!”

“萧鹏翼,见过楚宗主!”

……

楚枫一一见礼。

由于楚行空和孔舒相交莫逆,晚辈子弟自然有所来往,不过以前的楚枫实力低微,来往的朋友实力层次同样不高,只是兴趣相投,义气相交罢了。

不过也正是这些真正的好友,才会第一时间赶来迎接,楚枫却是目光一动,问道:“你们怎知我要来定原?”

董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想想有些不妥,又收了回去,神秘地笑道:“带你去个地方,你就明白了!”

“走!”

一行人纷纷上马,由着明心院引路,三个时辰后,一方郁郁葱葱的森林隐隐出现在地平线上,楚枫眼神一动。

那里正是天禽门的驻地,位于定原郡偏西南的明嵊森林。

森林内生存着许多凶禽猛兽,天禽门下弟子,无论修为境界如何,每月都必须入内猎杀足够数量的猛兽,作为磨砺。

同时也免不了自相残杀,夺取对方身上的修炼资源,壮大自身。

现在董丰几人,普遍连纳海境都没有,居然敢带自己闯天禽门?

看来……

果不其然,当众人来到明嵊森林前,迎上来的居然也是明心院门下,董丰这才道:“半月前,天禽门落荒而逃,一夕之间,人去楼空,我们都没来得及阻止!”

楚义怔住。

天禽老人,这位真我强者,连直面楚枫的勇气都没有,就带着剩下的弟子跑了?

这怎么可能?

楚枫脸上则浮现出郑重来。

平心而论,原本他真的看不上天禽老人这天镜司的走狗,亏得还是八方名动榜的强者,曾经做出过轰动大夏的壮举,没想到现在沦为朝廷鹰犬,堕落至此!

但现在,天禽老人这果断的选择,让楚枫生出强烈的杀心。

换成他,能连仇人的面都不见,就直接放弃五十年的根基吗?

而那时楚枫刚刚斩了宗政,还没有后来败欧敬豪等等一系列更显赫的战绩!

如此决断,此人不死,他日说不定真会成为祸患!

“这处驻地,是属于楚氏的!”

董丰并不知道楚枫心里的想法,却为他周身散发出的凛冽气息所慑,下意识地退开。

这一刻,他终于深刻地感受到昔日好友的变化,苦涩地发现彼此差距大到已经不是一路人,讲明驻地的归属后,继续上路。

接下来毋须引路,众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楚氏原本的府邸。

“老爷,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了啊!”

当来到那时过半载,依旧有血腥和焦枯味道弥散的废墟,楚义下了马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老泪纵横。

随后一行人绕过前面的废墟,发现后方的陵园内,一座祠堂遥遥在望,砖瓦簇新,显然是重建。

楚义见了露出狂喜之色,不顾仪态地拉着楚枫,推门而入。

古代祠堂对于一个家族的延续是至关重要的,天禽门一把火烧了,就是毁去了楚氏的根,此时得到重建,也怪不得楚义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而楚枫正了正衣衫,也开始祭拜列祖列宗。

祭礼之后,楚义留下,楚枫则走出府邸,见到尚功女官夏芷嫣俏生生地立于门前,拱手道:“谢过公主殿下!”

闷声不响做了如此安排,李清萝这收买人心的手段确实了得。

倘若换成别人,必然是感恩戴德,楚枫却是心中微微一叹:

“可惜,你我终究不是一路人啊!”

治疗风湿骨痛手指痛的药物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专家
藤黄健骨丸治疗肩周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