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代国那些年第二七八章再生疑窦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福州汽车网

代国那些年 第二七八章 再生疑窦

书房的门是反锁着的!

韩枫被这句话一下子激醒了,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也因此豁然开朗。书房的门被反锁,说明除了婉柔和那刺客以外,当时在书房附近的还有第三个人。而这个人,也极有可能就是放火的人!

这个人必定不是站在刺客那一边的,但同时他也希望婉柔被烧死。婉柔在宫中一直循规蹈矩,因为身份特殊,宫女们多半都对她敬而远之,谁也不敢欺负她。同时,婉柔性格温柔,也不会轻易跟旁人结仇,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想杀了她呢?

想着最近进宫的那伙半夷女,韩枫心中有了数。他看着依旧虚弱的离娿,道:“这件事先就如此吧。我们接下来还要把叛军一打尽,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办。”

离娿却撅着嘴,满脸不高兴:“若真有人想伤你伤我,那都是公事,我也不会生气。但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杀婉柔姐姐,那也太过分了!”

就挑选自己的薄弱环节

韩枫道:“可是我们手上都没有证据。这段日子我会让婉柔多陪着你,有你看着她,我也放心些。”

离娿淡栗色的眼珠子却骨碌碌一转,忽地笑了起来:“也好,你们忙你的去。只是我伤势好转的消息你们别传出去,只说我依旧昏迷不醒,快被毒死了。”她又扭头看向詹仲琦,道:“你也一样,别说,别说!”

詹仲琦无奈地摊手一笑,道:“遵命,遵命。”他的年纪足以做离娿的祖父,而在他眼中,有时这个小丫头也果然就像自己的孙女一样,不知不觉中,他把对明溪的疼爱也好,宠溺也好,甚至是歉疚,都放在了眼前这个小姑娘身上。

离娿贴身的侍女常年在离娿的恐吓中生活,当然对离娿的话更加言听必从。西代新后毒势渐解的消息就这么被隐瞒了下来,而韩枫见离娿转好,心中的负担一无,便打起了清理叛军的主意。

严奉川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就算韩枫不提,芒侯也已经按捺不住。他调兵遣将,集齐了一万兵士,只等韩枫伤势一好,便带兵杀向分水岭。

芒侯等待韩枫,当然不是因为他下命令必须由韩枫批准,更不是因为他害怕背上一个自作主张的名声,他等的,是詹仲琦。

流量是个粗放的概念岁已满百的老人家平日里虽然走路颤颤巍巍的,动不动还会自己绊自己一跤,但那日呼雷唤雨的威风,还是让芒侯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对詹仲琦的本事并没有太深刻的了解,对阵师的作用也不是太清楚,那日雪龙山上明溪用出的倾山之阵,算是对他有了个启蒙,可那毕竟不是詹仲琦用出来的,故而他对这个老人的敬意只坚持了几个月,便随着老人的老态萌发而灰飞烟灭。

直到那一日,他看见詹仲琦蹲在书房旁,低着头像孩子玩玩具一样摆弄着几个不起眼的小石子,紧接着旋风从他指尖吹起,越刮越大,直到众人头顶的云彩团团密集过来,青天白日转眼间变成了乌云密布。

随后,便是一声惊雷!

那声惊雷解了芒城的危,却让芒侯觉得像是劈在了自己头上似的。身边有这么一个信手风雨的家伙,这实在让他犹如芒刺在背。在韩枫昏迷的这几天,芒侯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他不止一次从梦中惊醒,梦到君临天下之时,头顶有巨雷轰下,醒来时背后冷汗淋淋。

如何能够去掉詹仲琦这根眼中钉,是芒侯亟需解决的难题。所幸他足够年轻,既然打不起,那么就比谁能耗。

詹仲琦毕竟不是明溪那样的年轻人,雷雨之阵后,他的衰减明显摆在了脸上,而他体力恢复的速度也慢得令人发指。芒侯每天来看望韩枫伤势时,都能看到詹仲琦脸上那成片成片的老人斑。他相信这个阵师并没有到与天地同朽的程度,因此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心中萌生。

他要带着詹仲琦南征北战。这是一场豪赌,如果在詹仲琦帮他打下全部江山后,老人依旧健在,那么死的人就会是他自己;但如果詹开 出武器的几率就1/8仲琦在打到一半时就累死了呢?

诚然,芒侯也相信詹仲琦不是一个会无度地滥用阵师之力的白痴。可如果常常有他不得不用的事情出现呢?譬如……有什么事情会威胁到韩枫的生命。

所以,出征作战,他带着詹仲琦,就必须带着韩枫。这是个买一送一的搭配,他没得选择。

五天之后,韩枫的伤势大好,于是西代之帝,开始了自登基以来的第一次御驾亲征。

分水岭距离锋关芒城并不算远,与上一次韩枫和柳泉前去狩猎的大峡谷成犄角之势。既然名为分水岭,顾名思义,有河在此处分道而行。分水岭为东西向,往南走的那条水道与其他水流合并,经过蜿蜒曲折的历程,最终成为一条宽阔的河流,东向入海,即为大江;往北走的河道则湮没在南长门偏东侧的一个荒漠中,为那个荒漠带去了三四个绿洲,是过往行人赖以活命的生命之源。

严奉川占据着分水岭的南侧,并不缺水源,所以围山围水的法子对他并不管用,反而会给芒侯的军队带来危险——严奉川在上游,锋关芒城的军队在下游,只需一些毒粉,这一万大军便会人仰马翻。然而,大江的这一条支流是分水岭附近唯一的水道,其余的小海子虽然分布在四周,却长满了毒草,有些海子充满盐分,水中甚至没有鱼虾生存。所以此次进攻,粮食不成问题,饮水却很让人头疼,这也正是芒侯能忍耐严奉川的叛乱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士兵们每个人都背着三四个鼓囊囊的水袋,辎重营则用十几架牛车拉着巨大的水桶。而这些水,只够一万人支持两三天。还有辎重不断地从芒城运来,然而线路一旦拉长,就会给严奉川带来突袭的缺口,故而,攻下分水岭迫在深圳环比下降了0.2%眉睫,只有六天!

本书读者群:

兰州阳痿
北京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海口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