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暗界至尊 第290章 美人月色美如画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福州汽车网

暗界至尊 第290章 美人月色美如画

脚步轻轻,唯恐将那女子惊醒。

数个呼吸之后,何东到了女子身后,女子正背对着他,就像受伤的小虾米一样,缩成一团。

望着她那尤物般的娇躯,何东的身子颤抖着,难以抑制。

站在原地心中纠结,想做些什么终究还是不敢,又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先看看这女子是否还活着。

弯腰,探身,动作熟练,可是当他将女子的脸转过来之时,何东却愣住了。

在他面前的就是颜容,那个背着玉箫的女子。

他在暗处观察了官天几人许久,怎么会不认识颜容呢,只是不知道颜容的名字而已。

佳人就在他的手臂之上,微微沉睡着,抖动着手指伸过去探了探,还好,她还有气,好像是晕过去了。

心中激动难以抑制,亵渎之心起,四处看看,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料想自己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于是他一大胆,便伸出手去,想要拨弄颜容的衣衫。

反正美人睡着,看样子一时半会还醒不来,完事之后裤子一提,谁也不会知道。

第一次遇到这么貌美的女子,第一次距离佳人如此近,一向卑微的何东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了。

手指抖动之时,正好触碰到颜容的香肩肌肤,竟然比冰还凉,比夜色之中的月色还刺骨。

仿若心被什么东西刺透,有些疼,手指缩回,猛然想起一些往事来。

李平和吕宝清也喜欢亵渎那些良家妇女,有的不堪屈辱自杀了,有的惧怕吞天帮的势力而选择忍气吞声。

有一次,何东从外面回来,正好遇到李平和吕宝清在掩埋一具尸体。

她的样子他没看到,只看到那女人那凌乱的衣衫,和下身的血迹。

何东没有与女子有过亲密接触,却依然是知道的,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刻,他似乎是看到了那女人不甘和屈辱的样子,那个女人似乎就在他的面前,凄惨的呼救。

身子冰冷,何东打了个寒噤,刺痛的喊了出来,手一抖,手臂上的女子滑落在地。

“你是谁?!”

何东的痛,正是突然醒来的颜容用玉箫给敲击的。

女子力道本不大,可是这一下也足以让何东从思绪之中回神过来了。

得到解脱的颜容,猛然起身,娇躯犹如灵蛇一般,从何东的身前移动,借着草地一个抬脚,直接跃到了对面的树干上去。

居高临下,带着被亵渎的仇恨和心中的迷茫死死的盯着如梦初醒的何东。

佳人略带仇恨的声音瞬间让何东不敢再乱想,慌忙爬起作揖打拱急切回答道:“回姑娘的话,小的何东。”

“我怎么会在这里?”

四处看看,周围很是陌生,颜容又继续问道。

脑子有些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忘记了,似乎脑中的东西在减少,可是具体是少了些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呃”

何东迟疑了一下,这才指着天空老实巴交的回答道:“回姑娘的话,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天上?”

颜容抬头看了看,正见皎洁的月色。

女子在看月色,树下面的何东却在看女子,心中有所动,犹如看着最美的一卷美人月色画。

还当真是美人月色美如画啊!

月色皎洁,女子衣袂飘飘,手执玉箫,泛着波纹般的清辉,青丝缠绕在她的肩头,凌乱散漫却不失真实之感。

何东抬头看着,觉得这美人都要将自己心儿完全的勾了去了。

这一刻,他才发觉这样的情景才是上天恩赐给他的。

颜容凝眉,秀足一点,再次往树梢而去,这一次,与何东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树下的何东,怅然若失,只觉得这美好的日子也未免太短暂了一些。

正在他悲伤懊恼想要留住这种美好之际,又感觉一阵香风袭来,睁眼看时,却见美人衣袂飘飘往自己这里来。

从始至终他都是半仰着头的。

目送美人落在自己身前,他忙转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脸色微红,月色正好。

来到何东身边,颜容微微施施然一礼,客气道:“多谢何公子搭救。”

登高之时,她已经将先前的事情想了个透彻,也知道官天回去救小女孩了,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怎么样了,此时的她正急着想回去看一看。

可是到了这里,却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

看来方才的风确实是有些猛,好在自己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官天那似有若无的气息她现在还感觉得到,所以她肯定官天还活着,只是小女孩怎么样了她就不知道了。

所以她现在必须回去看一看。

“公子”这样的称呼何东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还是这样绝世女子身上。

闻言,他便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颜容虽然蒙着面纱,但是他依然能够感觉到她的貌美,尤其是她举手投足之间那超凡脱俗的气质,更是让他不敢再起亵渎之心。

见他不回答,颜容也不介意,直接又施礼道:“公子名讳颜容记下了,待回到无双宫小女子自当登门酬谢。”

说完,她便急切抬步,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寻找官天与那个小女孩。

此时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他们一定不能出事。

尤其是官天更不能,他的身上承载着她许多的希望,他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完成的使命是什么呢!

见她焦急离去,何东知道她有事,而且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这样的美人是看不上自己的,所以他也没有阻拦,只是默默的望着颜容离去的背影。

衣衫轻微拖动野草和树叶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完美的乐章。

就算是如此,颜容的身上也不曾沾染上一丝一毫的露水,因为她也有隔绝灰尘露水之物的结界。

转过一棵大树,眼看颜容就要消失在眼前。

何东默默的望着,正欲转身离去,转身之时,他的瞳孔骤然收紧,暗道一声“不好”便快速随着颜容而去。

身后树叶“哗啦啦”的响,比先前自己移动之时发出的声音大了许多,闻声,颜容转身。

正见何东焦急的往这里奔来。

手中玉箫握紧,后退了两步。

数个呼吸之后,何东气喘吁吁的站在了颜容身边,颜容将玉箫横档在自己面前,目色清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天津)

宝宝健脾吃什么
如何治经期小腹胀痛
运城妇科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