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纷繁的桃花开得格外喧闹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福州汽车网
春天,纷繁的桃花开得格外喧闹,密密匝匝,宛如朝霞般灿烂唯美。
龙子墨是北方某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高高帅帅,阳光洒脱。现就职于姚素烟所在的城市,在一家文化单位悠闲地工作。他最喜欢桃花。喜欢桃花,倒不是因为它的艳丽迷人,而是敬佩那种爽爽朗朗的大气,站在春天里,桃花灿灿烂烂地将一份独特的嫣然之美展现给季节,没有那千呼万唤始出来,怀抱琵琶半遮面的矫揉造作,到了花退时,便痛痛快开的飘落,即便是一脸鲜活的颜色,也不贪恋红尘,毅然化泥入土,护树在来年再展笑颜。
姚素烟是一个高挑、漂亮的南方女子,弯弯的眉儿,大大的眼,窈窕的身姿,黑发瀑布一般垂至腰间。她父母在当地政府部门出任要职。可算得地位显赫,不同与常人。她却独爱莲,绿野叶盖里,挺挺直直,带羞含娇,安静而高贵的释放着淡然而从容的微笑。姚素烟就喜欢常常在心里默念: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微风吹来。荷香阵阵,让人陶醉其间。
待嫁闺中的姚素烟还是清清闲闲一点儿不着急。
妈妈时常在她耳边嘀咕;“ 闺女,该找婆家了,我们城市很大,人口很多,难道就没有你相中的人吗?”
素烟吃一口水果;“ 妈妈不要急,我会抓住时机把自己嫁出去的。只有吃到肚里的水果才算是自己的。对吧?”说完她冲妈妈莞尔一笑,露出了洁白的贝齿。
妈妈轻拍一下她的肩头:“ 你就贫吧。我要去上班了。”
目送着妈妈关上门。手机铃声响起,素烟接听电话,“ 喂,老同学,今晚聚会啊?我保证按时到。”

素烟一身黑衣,裸露着白皙手臂,脖颈修长优雅被乌黑浓密的长发遮掩,只看背影也会迷倒一片年轻人。
踩着单车去赴约,这时她突发奇想,那飘飘长发像浮动的瀑布随着车轮的转动溜走了,这一道靓丽风景吸引的大街上不少人回望。 晚风轻拂着姚素烟的发梢,她这时想起一首诗: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这个多情而善良的姑娘何尝不是盼着找到如意郎君,早日出嫁,也好了了爸妈的心事。
同学家里好热闹,一群打扮时尚,浓妆艳抹的年轻人随着音乐勾肩搭背地舞动着,释放着年轻、奔放的热情。
素烟满目含笑,静静地坐在高高绿植掩映的角落里,看着热舞青春的人群。
“ 怎么,你不加入?”
“ 我只看就好了。” 身边说话的小伙子,一米八几的个头,有些象牙色的皮肤在灯光里闪闪发亮,黑色合体的服饰把他勾勒出潮气蓬勃的形象,令人一见倾心。素烟心里有些小紧张:与如此帅哥一起聊天会被别人嫉妒吧。她偷眼瞧瞧那帮兴高采烈的人们,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她放松了精神。
“ 那我们出去走走吧?” 那男子谨慎地发出了邀请。
“ 这样不好吧,聚会还没结束呢。” 素烟面露为难之色,故意眨巴着眼睛说。
“ 那我过去和主人打下招呼。”
“ 麻烦你了。” 素烟因为那个男子扑扑乱跳的心也想出去透透气。
桃花开得正艳,繁如群星的花蕾随着树枝在春风里欢快摇曳着,那片片桃林仿佛成了红雨纷扬的世界。他们沿着桃花山一路攀上山顶,月色里他们投射在地上的影子成双成对是那么和谐完美,无可挑剔。
“ 你在哪里上班?多大了?叫什么名字?”他们同时开口问对方,这引来了两人的呵呵笑意。 在彼此知晓了这些基本情况后,看着沿途的风景,二人一起背诵着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感觉一见如故,就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彼此相谈甚欢。
夜色里,桃花依旧绚烂。就如他们脸上的笑意一样明媚可心。
不经意间时间悄悄溜走,太阳跃出了那一抹朝霞,天亮了。龙子墨躺在青石板上,姚素烟抱着双膝看着刚刚破云而出的太阳,他们一夜无眠也不觉得瞌睡,这是神奇的情感在作怪吧。龙子墨和姚素烟陶醉在桃花山上。

桃花山脚下,是一汪碧绿的湖水,湖里种植了荷花。
夏天清晨,荷叶连连,每只荷叶托着那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微风吹动荷叶一摇一荡,露珠娃娃在荷叶做成的舞台上兴奋地蹦蹦跳跳。娇羞依人的荷花,它们有的白似玉,有的粉似霞。晨风送来了阵阵荷香,沁人心扉。
龙子墨和姚素烟时常相约在湖边慢步,他们会一起吟诵周敦颐的《爱莲者说》。龙子墨觉得姚素烟就是一株亭亭玉立,出污泥而不染的荷,没有官二代的张扬跋扈,低调的生活里充满平静、温馨。这是他所希求的生活方式。
俩人感情渐渐升温,龙子墨对素烟吐出了心声:你已长发及腰,做我恋人可好?素烟依偎在他怀里,仰着脸无限柔情的颔首答应,龙子墨送给姚素烟一把桃木梳子,上面刻满了桃花瓣,“ 这是我亲手制作的,希望你一直为我留着长发,这把梳子虽然朴素,不值钱,但是是我们的爱情见证。” “ 放心吧,我会珍惜的。” 龙子墨在她光滑的额头印下深情一吻。两人心心相印,确立了恋爱关系。
双方父母都认可对方,认为这对年轻人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在即将谈婚论嫁时,龙子墨厌倦了每天一杯茶,一张报纸的办公室工作,毅然抛弃了公职,执意要下海经商。他在空闲时间雕刻出很多小挂件,素颜觉得小小挂件精巧细致,对此爱不释手,拿在手里把玩,甚觉奇特,龙子墨告诉她;“我就要做这样的生意,让你玩不够,赏不够,每天都在新奇的挂件里高兴着。”此时,姚素烟觉得年轻人就该充满活力,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多好的前景,也就答应了他。
龙子墨的家人坚决反对他做生意,认为他放着好好的铁饭碗不要,是在胡折腾,多少人对他刮目相看,艳羡不已。面对家人屡次劝说无效,龙子墨可以想象出电话里暴跳如雷的父亲发怒的样子,他还是固执着。终于家人和他断绝了来往。
时间考验了这个没有经商经验的倔强人,没有经验的龙子墨进了一批处于饱和状态下的装饰品,生意因经营不善而面临失败。面对入不敷出的状况,龙子墨到了低谷。
素烟对他不离不弃,百般安抚,体贴入微的照顾着他的日常起居,每天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唯恐那句话或是什么事不小心惹怒了他,甚至是她在供养着精神萎靡的他,龙子墨的意志一直消沉着,他感到绝望,觉得自己没用是眼高手低的狂想家,龙子墨开始学会了喝酒,贪恋上了抽烟。
看着平时娇生惯养的姚素烟低声下气的伺候龙子墨,喝醉酒的龙子墨竟然把污物吐在了他们万分珍惜的长发上,姚素烟也忍着,并且端出醒酒汤无比温柔得喂他喝下。
姚家父母厌恶至极,冷着脸提出:素烟,你可以离开这个不争气的人了。
姚素烟看着这个意识不清的男人,恨恨的提述了分手,龙子墨一声不吭,猩红的眼睛看着被自己搞得十分狼狈的姚素烟,踉踉跄跄出了姚家,倔强的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她。

冬天,龙子墨窝在地下室里反思着,在北方此时冰天雪地,琉璃的世界晶莹剔透,父母伤心欲绝的挽回他。在这个城市的桃花山上,荷花湖畔,心爱的姑娘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没有过上期望的日子,而迁就他,忍让他,而他却在伤害她,悔恨的泪水流了下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龙子墨觉得那是未到伤心处。现在他的脑袋像是被抽了一鞭子的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着,思考着。
终于他想通了,不再消沉,积极地找出路寻办法。虽然处处碰壁,倔强性格使他依然坚持着。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租住的地方,就像疲惫不堪的流浪人找到了安居的地方,倒头便睡。
主动找上门的老板是一个北方人,他说是看上了这批货,希望龙子墨再进一批符合现代家居风格的挂件,比如木质的墙上装饰物,复古的蝙蝠、太阳神像。还有各种材质的玉白菜、蟾蜍等摆设。第一单生意签成后,龙子墨对着墙壁狠狠吐出一句话:姚素烟,我会让你后悔。
生意就在这个人的帮助下慢慢有了起色,龙子墨也开始熟悉市场行情,他的脸上也有了光泽。
龙子墨再次想起了姚素烟,他们之间音讯全无。好像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在彼此的世界里消失的无声无息。那种深深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却难以抹去,时不时会冒出来击打他的胸膛,让他微微有种心痛的感觉。

三年后,在三月初三这天,龙子墨远远看见一个像姚素烟的身影,只是那个女人的脑后盘着一个发髻。走近了,果真是姚素烟。二人相逢在桃花山下,望着一串串艳若美人的桃花,彼此凝视着对方,没有人打破沉默,心里却波涛汹涌,都在期盼着对方开口说出相思之情。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消失了, 接触到的目光一个满含温情,眼睛里流露出:你还好吗?一个愤怒冷漠,看吧,好好看吧,没有你我照样活下来了,而且越来越好,可心里在说:素烟,我想你。倔强使他停住了想法,自尊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因为无语,就这样他们擦肩而过。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龙子墨眼里背影的发髻不见了,依然是长发及腰,瀑布似墨染一般。他却不知道,姚素烟的脸上泪流两腮,似片片桃花跌落尘埃化泥入土。

桃花开,荷花开,花开花落,春夏秋冬,弹指一挥间近十年。岁月带走了许多前尘往事,也留下了许多的铭心刻骨。回忆里有怅然若失,有黯然神伤,更有记忆深处的美轮美奂。
一个调皮小男孩独自在桃花山顶的桃花树下,用一个树枝挖出了一个奇怪的木盒,“妈妈,快来看,有宝贝啊。”姚素烟惊呆了,几年前的往事仿若昨天,自从与龙子墨擦肩而过后,她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不温不火的,清清闲闲的了,在工作之余她开始参加公益,孤儿院、养老院成了她周末的必去之处。
在孤儿院里她遇见了现在的儿子,那时这个孩子瞪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直注视着她,她招招手,孩子原地不动,老师告诉她:“这个孩子是弃儿,从不说话,不知道会不会有语言障碍?他的父母也真狠心,多漂亮的孩子,说扔就扔了,太没有道德感,责任心了。”老师有些气愤,这时一个孩子跌到了,老师上前帮忙了。
姚素烟再次挥手招呼孩子,孩子犹犹豫豫向她走过来,怯怯地看着她,素烟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顶,继而抓起他的小手,拉着孩子去到了游戏室,孩子在素烟的帮助下,玩了滑梯、旋转木马,最后他在蹦蹦床上,笑出了声音。孩子的笑声引来了老师,“这是他第一次发出声音,看来你们有缘啊。”
就这样,孩子开始说话了,虽然含混不清,但对于姚素烟和老师们来说都是一种希望。
老师给素烟打来了电话,“姚女士,周末可以来吗?漂亮孩子有些反常,不吃饭已经有两天了,自己嘟囔长发阿姨明天回来吗?”那老师把电话给他,我和他说两句,电话里传来了“长发阿姨明天回来吗?”“孩子你要好好吃饭,阿姨在周末回去看你。”
素颜在周末准时出现了,孩子主动跑了过来抱住了她的双腿,看着孩子可怜巴巴的笑模样一种酸楚涌上素烟的心头,“我可不可以收养他?”素烟问身边的老师,“只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我们是希望有爱心的人士来领养孩子,让他们有个健全、温暖的家,这也是对社会的一种奉献。”社会总是为有爱心的人大开绿灯的,虽然素烟单身,年龄不符合领养条件,但出于对孩子未来的种种综合考虑,他们成为了母子关系,素烟给孩子起名字:念默。
孩子在姚素烟身边,他的性格开始变得活波,开朗。对素烟格外细心,当听到她有点咳嗦,或是打喷嚏,都会及时的递水或是纸巾,素烟的生活有了新内容,看着那黑色绸缎一般及腰的长发,忘掉过去吧。狠狠心剪掉它,一切从头开始。
理发师无不惋惜的说,“你确定要剪掉这美丽的头发?”“剪掉吧,它们还会再重新长起来的。”
短发的素烟,手里拿着一个织锦包着的木盒,孤零零来到山顶,选了一棵桃树,把盒子埋在了树下,她没有流一滴眼泪,只是心痛。埋好木盒,她疾步下山,把一切回忆留在风里,留在桃花树下的盒子里。
现在姚素烟看到织锦已经随泥腐烂不见了,只有完好的盒子。打开盒子,盒内整整齐齐盘放着一些乌发,乌发上面一把制作还算精细的刻有桃花瓣的木梳安静地躺着,盒子里飘散出只有念默妈妈能看懂的桃花情。
此时天空下起了桃花雨,长发伴随着粉红色花瓣飘了下去,丝丝缕缕分散在桃花山中。

几十年后,龙子墨遇到了那个主动找上门的老板才知道,他是受姚素颜所托,主动走近龙子墨,帮了他。姚素烟当时实在是无计可施了才想出了那个下策,逼他离开是为了激起自己斗志,她曾经用父母的名义拜托熟人照顾过生意 ,龙子墨才有了翻身机会。而且姚素烟一直为他留着及腰长发,现如今事情清楚了,那个美丽的身影离他却越来越远。
龙子墨已经是成功人士,对姚素烟的记忆随着岁月增长却越来越清晰,有时在秋天读着范仲淹的那首: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菊花已经枯萎,惆怅里不忍凋谢,硬是挂在枝头上留恋尘世不肯离开,徒增一份沮丧衰败之感,既能以平常心处世,又何必留恋那一世繁花呢?看得直叫人想落泪叫屈。
龙子墨梦里把姚素烟的长发一根根都烙上了深深的桃花印记,清晨时,醒来后枕巾上却留下了点点菊花般的泪痕印。

共 48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离奇的爱情故事,两个人相爱相知,由于下海经商失败,龙子墨整日借酒浇愁,不思进取,为了激发他的斗志素烟提出分手,沉沦之后觉醒的龙子墨又开始复苏经营,三年之后他的买卖开始有了起色,他恨素烟在他困难时抛弃了他。一天他突然发现素烟的身影,可是两个人谁也没有先开口,就这样擦肩而过。几十年后一个小男孩在桃花树下挖出一个小盒,里面放着一缕长发和刻满桃花的木梳,龙子墨才觉醒,原来当年素烟为了促使他发奋图强才不得已那样做的。文章细腻娴熟,把爱情的精髓埋藏在一棵桃花树下,令人惋惜。为了爱情是可以做出牺牲的。婉约柔情似水的小说,给人带来许多沉思的空间。推荐阅读好文章。问好宇蓝妹妹。【编辑秋心】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226002 】
1 楼 文友: 2014-02-24 19:0 :44 桃花山脚下,是一汪湖水,湖里种植了荷花。有机会一定去看看。祝开心快乐每一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 楼 文友: 2014-02-24 21:08:59 欢迎朋友。冠心病特效药
缺血性脑血管怎么回事
台州中医妇科医院